您的位置
主页 > 商业资讯 » 正文

清华&康奈尔 | 缅怀 “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先生

来源:www.xzdv.com.cn 点击:1923

[工商管理硕士中国网络新闻]郭永怀是中国杰出的机械师和应用数学家。他不仅是中国现代力学的组织者和奠基人之一,也是中国核武器研发单位的主要技术领导人之一。五十年前,当郭永怀从西北试验基地回到北京时,他死于一场空难。59岁时,他成为“两颗炸弹和一颗星星”中唯一的殉道者。然而,他的科学成就、认真认真的研究态度、淳朴的思想品德、勤奋刻苦的工作作风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受到了海内外人士的喜爱和尊敬。今天是他逝世50周年。在此,我们怀着怀念和崇敬的心情,缅怀郭永怀先生的光辉一生。

这枚邮票上郭永怀的肖像取自中央美术学院画家毕建勋创作的《以身许国图》。

中国国画长卷是为23位做出突出贡献的“两枚炸弹,一颗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创作的。

郭永怀先生是国际着名的应用力学和应用数学家,中国现代力学的奠基人之一,也是“两颗炸弹一颗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唯一的烈士。

郭永华有强烈的爱国主义。在西南联合大学学习期间,他放弃了专攻光学的夙愿,转而学习航空工程,进入了空气动力学研究的科学道路。1956年,他放弃了美国优越的科研、教学和生活条件,回到中国,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他不苟言笑,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对祖国的热爱。即使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然想着祖国的利益。

郭永怀是一位战略科学家。先后担任力学研究所副所长、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研究室主任、第二机械系第九学院副院长、中国科技大学化学物理系系主任。他参与了中国力学学科发展规划的制定,积极倡导新兴力学学科的研究,参与了许多重大项目。

郭永怀对中国核武器发展的贡献是多方面的。在原子弹发展的早期,他负责机械方面的技术领导。凭借他在爆炸力学、空气动力学、空气动力学、飞行力学和许多其他学科的渊博知识,他指导了许多关键技术问题,如内部爆炸过程和结构设计,并做出了重大贡献。

郭永怀经常说,“作为一个新中国的普通科技工作者,特别是作为一个共产主义者,我只希望我的祖国能早一天变得更强大,不再被欺负。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强大,它将在世界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他用他的一生来练习这个句子。历史将永远记住他对中国科技事业和核事业的杰出贡献。

我爸爸意志坚强,不屈不挠,就像松树和柏树一样.

1968年12月5日清晨,一架飞机缓缓降落在首都机场。然而,在离地面400多米的地方,飞机突然失去平衡,在10秒钟内从空中坠落到离机场一公里远的一块玉米地。在清理事故现场时,人们发现两具烧焦的尸体被紧紧地绑在一起,由于他们的严密保护,他们胸部中间的一个公文包完好无损。

这两个人是“两颗炸弹一颗星”郭永怀和他的保安牟董芳。在这个机密的公文包里是将要发射的热核导弹的相关测试数据文件。根据飞机上唯一幸存者的记忆,在坠机后10秒钟内,有人听到郭永怀大喊:“我的公文包在哪里?”

这一天,郭永怀刚满59岁。22天后,1968年12月25日,中国第一次热核导弹试验成功。同一天,中央政府授予他烈士称号。1999年,郭永怀被授予“两颗炸弹和一颗星荣誉勋章”,是该组中唯一一位获得“烈士”称号的科学家。

当我听说郭永怀去世的时候,住在郭家楼下的居民经常听到郭永怀的女儿郭芹演奏李铁梅的咏叹调

郭永怀出生于山东省荣成市的一个富农家庭。他聪明勤奋,曾在南开大学科技预科班和北京大学物理系就读于西南联合大学航空工程专业。师从着名教授顾景伟和北京大学物理系系主任、光学专家饶玉泰教授。他为物理专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本科期间,他还发起并建立了一个由几个志趣相投的年轻人组成的阅读社团的“微型社团”。后来,在“微观社会”中,出现了一些精英,如数学逻辑学家胡世华和经济学家陈。

Youth郭永怀

1938年,郭永怀在3000多篇参考文献中脱颖而出,获得美国义和团赔款留学基金。他出国旅行,在多伦多大学学习应用数学。与钱伟长和林家翘一起,他只用了半年时间就获得了硕士学位。1941年5月,郭永怀进入加州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师从被称为“航空之父”的流体力学大师冯卡门。毕业后,他还协助冯卡门的大弟子西尔斯在康奈尔大学建立了航空学院。他本人也是建立该研究所的“五位将军”之一。

1946年10月创建康奈尔大学航空工程研究生院的五位将军(郭永怀,左二)郭永怀的博士学院离好莱坞不远,但为了完成当时最具挑战性的课题《跨音速流研究》,郭永怀在四年半的时间里只看了半部电影。在康奈尔大学期间,郭永怀像往常一样努力学习,很少参加中国学生的娱乐活动。然而,在20世纪50年代高超音速空气动力学研究的活跃时期,他站在世界之巅,在应用数学的“PLK方法”中刻上了他的姓“K(Kuo)”。他的硕士学校数学系的负责人辛格教授后来称赞说:“我从来没有想到中国有如此优秀的人才。他们是我一生中很少遇到的优秀青年学者。”

但郭永怀不是一个标准的“书呆子”。钱学森夫人和着名女高音歌唱家蒋英都很钦佩这位学生欣赏音乐的能力。郭永怀几乎从未去过音乐厅,经常只是在家看唱片。然而,每当康奈尔大学邀请主要交响乐团在学校演出时,他都会去参加每一场音乐会。他很少有时间看电影。有时,为了看一场精彩的戏剧,他会去纽约市进行一次特殊的旅行。除了与研究相关的期刊,他唯一认真阅读的是《红灯记》。这是一份高质量的期刊,包括音乐和艺术介绍、着名人物、新闻、娱乐、文学作品、政治文章和新发明的介绍。这个口齿不清的大男孩一直沉浸在知识中。

“知识在科学家的头脑中,美国人不能把它带走”

1955年,钱学森终于冲破重重障碍回到了家。大师的哥哥写信给仍在美国的郭永怀,

加油,加油!这是科学家的天堂!来吧。来吧。带人来!带书来!来吧。来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吧!我们已经为您准备好了办公室和住房!它离我家也很近!我们是邻居!如果你来的话,你可以带一台电脑,哦!也可以带冰箱!北京的夏天有点热!

一年后,郭永怀夫妇乘坐的游轮“克利夫兰总统号”终于离开了美国港口。他们在分开16年后,在拜访了他们的同学和在日本学习的好朋友顾一郎之后,回到了中国。

在回家的前夕,郭永怀在康奈尔大学的同事为他举行了一次告别野餐。就在大家讨论喝酒的时候,郭永怀在和同事、同学讨论学术问题的时候,当着大家的面,把十几年来积累下来的厚厚的手稿一份一份地撕下来,放进篝火堆里烧成灰烬。他这样做是为了不给移民局任何不允许他回国的借口。在告别晚宴上,郭永怀夫人李沛曾经对郭永怀说:真遗憾。郭永怀说:没关系,知识在科学家的脑子里,他们不能拿走。

回国之初,郭永怀在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工作。然而,1959年6月,苏联撤走所有原子弹技术和专家后,郭永怀与实验物理学家王、理论物理学家彭焕武一起,调到第九研究院,独立开展了原子弹的研制工作。王负责物理实验,彭焕武负责理论设计,郭永怀正式任命为九院副院长,负责力学方面的技术领导。它们构成了中国核武器研究的前三大支柱。

郭永怀在清华大学指导学生

郭永怀在第九学院每周工作三天,但在第九学院几乎每天都能见到他。当时,中国正处于三年的困难时期,生活条件恶劣。第九医院一半的科技人员患有水肿病,但他们仍然全心全意地工作。在爆炸物理实验中,为了获得令人满意的爆炸模型,郭永怀带领队员进行反复实验,甚至跑到现场的帐篷里搅拌炸药,直到“两条路齐头并进,最终确定最佳”的方法。这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设定了最佳计划。

郭永怀(左三)在工地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个原子弹爆炸装置的爆炸试验圆满成功。当蘑菇云升起时,所有的员工都沸腾了。

“生死只需十秒钟”

1968年,中国第一次原子弹试验成功已有四年,而中国第一次氢弹试验成功仅一年。12年来,郭永怀一直为中国的核武器事业无私而努力,他仍然坚守在青海的试验基地,为中国第一枚热核弹头的试验做准备。青海基地的气候非常恶劣。严冬时,气温总是低于零下20度。基地工作人员都穿着防寒服。半个多世纪的郭永怀又高又瘦。没有合适的地面服,其他人借给他一件士兵的军大衣。每当人们要求他多注意自己的健康时,他总是微笑着说:“我什么都没有。我比王老(王昌赣)小两岁。”

20世纪60年代,郭永怀(右1)和钱学森(右2)研究了爆炸成型实验的结果

为了节省旅途时间,尽快投入工作,他总是喜欢在去西北出差时坐飞机。当时,为了保护高级科学家的安全,中央政府特别采取了许多保护措施,其中之一就是不允许飞行。许多人建议他不要乘飞机。首先,当时苏联制造的中小型客机不如软卧飞机舒适。其次,他们不安全。然而,郭永怀坚持要乘飞机,特别是选择了夜航。他说:“乘飞机节省时间,在夜间飞行时小睡一会儿,第二天照常工作。”他还说:“我学习航空。学习航空的人不敢飞,那么谁会坐呢?”他不擅长言辞,但和年轻人一起飞行时,他会谈笑风生,经常解释飞机的安全系数低于其他交通工具的原因,以分散人们的注意力。

但是没有人认为他已经神志不清了。1968年12月4日,在实验中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的郭永怀从青海基地连夜赶到兰州,乘飞机返回北京,但没有返回。

郭永怀坠机的消息首先传到了国务院,周恩来总理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了。经过长时间的沉默,他给出了两个指示:第一,立即彻底调查飞机失事的原因;第二,在《纽约人》发布重大事故的消息。

后来,钱学森还在《人民日报》深情地写道:郭永怀同志因公出差,在降落事故中遇难。是的,在十秒钟内,一个有生命和智慧的人,一个世界着名的杰出的应用技工,死了。生死,就十秒钟!

结论

老年郭永怀

郭永怀出生于1909年。在清朝这一年,末代皇帝溥仪登上皇位,中国逐渐进入快速现代化的高峰期。今年在西方,莱特兄弟驾驶一架飞机绕着自由女神像飞行,航空航天公司敲了敲h

——



日期归档